从被歧视到被认可 编舞师让街舞不再只是“燃”

时间:2020-10-27 09:01       来源: 网络整理

  新京报专访《这!就是街舞》热门选手,揭秘从被歧视到被认可的“一群人” 编舞师,让街舞不再只是“燃”

  在《这!就是街舞3》第九期中,编舞师杨文韬和张建鹏被接连淘汰,而另一位“出圈”的编舞师黄潇也遗憾止步半决赛。编舞最终还是未能“以柔克刚”。从偏门类型到赚钱营生,编舞师曾在幕后承受过太多街头文化的刻板印象。但他们始终想通过作品告诉大众,街舞不止燃炸舞台的肾上腺素,不止身体技巧的Battle“抢七”,还有多人齐舞的珠联璧合,以及为爱而战的款款深情。

  A 曾被认为是“偏门”,不被国内舞者认可

  被打零分  

  张建鹏与T.I的齐舞,曾遭到业内的全面否认。在2011年举办的KOD7比赛上,T.I第一次以多人齐舞亮相,“URBAN DANCE到底是不是街舞?”引发了业内大量讨论。当时大家对齐舞的概念只是四五个人一起跳Popping、Locking,但十几、二十人一起跳不同的舞种,很多人完全不理解。2013年的KOD9上甚至有裁判给T.I打出了“0分”,理由是“对这个类型的舞蹈不了解”。

  杨文韬和妻子CiCi(张灿)是《这!就是街舞3》所有选手中,最后报名的两个人。作为编舞师,在以Battle(对决)赛制为主,以“炸翻舞台”为看点的节目中,他们没有太多优势。所谓“编舞”,在杨文韬的理解中,大多用于舞台呈现,将各类舞种融合在同一首音乐中,以或抒情、或激情的舞蹈动作表达情感。而街舞的根源在“街头”,竞技式Battle是街舞永恒的灵魂。

  杨文韬的顾虑,还有部分来自于编舞师的长期“边缘化”。2006年,在杨文韬跳舞的第三年,那时中国还没有“编舞”概念,街舞仍以街头的Freestyle(自由创作)、Battle为主。杨文韬主攻的也是传统舞种Locking(锁舞)。但与其他舞者不同的是,他喜欢把所有舞蹈编排好再做表演。这在圈内看来,是一种不真实的方式,“大家觉得Freestyle、自由的展现,才最接近街舞本真的精神。”

  杨文韬第一次真正接触“编舞”,是2011年。那时跳舞超过八年的他,开始尝试将不同的舞蹈风格,融合在某一首他想要表达的音乐中。按街舞不成文的行规,跳Locking只能用Locking的技巧跳,Popping就专注于机械舞。杨文韬再次成为“奇怪”的舞者。他第一次正儿八经称得上是编舞的作品,是他和CiCi用《我的歌声里》编排了一段双人舞,融合了各式各样的舞种、风格。“偏门。当时大家就觉得我们跳的好玩,但不认可。”

  直到不久后,“编舞”、“Urban Dance(都市编舞,并不属于某一舞种,而是一种不拘泥于传统的舞蹈表达形式,追求潮流、新元素与传统舞蹈的有机融合)”等国外流行多年的街舞概念流传到国内,杨文韬才知道,自己做的东西并不“怪”。然而在很长一段时间,他和CiCi仍处于圈子边缘。

  张建鹏也见证了中国“编舞”的发展。张建鹏所在的T.I舞团成立于2009年,是国内第一个以齐舞为主攻方向的舞团。2010年,张建鹏与T.I开始尝试做多人齐舞——二三十个人同时跳,且在一首作品中融入Popping、Locking等不同舞种,甚至加入街舞之外的例如Jazz(爵士)、现代舞等。

  “最开始我们叫URBAN DANCE,后来就改口成Choreographer,顾名思义就是编舞家。”张建鹏喜欢“编舞”正因为它的“无界限感”。比起传统街舞,编舞在舞蹈、音乐的应用方式上更多元,更包容,更有意思。

  张建鹏曾经很气愤。“对于OG(元老)舞者来说,编舞和齐舞,代表着一个时代猛然的变化。它给传统舞者带来很强烈的冲击,甚至说是挑衅,传统舞者会觉得,你是不是在抢风头?而且又没有按照传统跳,你就是不对的。”

  今年是张建鹏第二次参加《这!就是街舞》。从节目组邀请T.I舞团以团队的形式亮相,到节目为编舞、齐舞铺陈了大量笔墨。与六七年前相比,张建鹏感受到国内街舞圈对编舞师、齐舞的接纳。从刚开始的不理解,到慢慢接受,慢慢喜欢,直到如今中国大量舞者在从事编舞,不少舞团也开始编排齐舞,“十年。现在中国的编舞、齐舞氛围确实发展得越来越好了。”

  B 编舞师就像编剧,用舞蹈表达思想

  靠《囍》出圈

  杨文韬真切感觉到“编舞”正在出圈,是舞蹈片段《囍》上了热搜之后。

  《囍》的故事来源于杨文韬的朋友圈——一个跳舞的朋友,有一个爱了他三年的女孩,两人终于互相表白确认在一起,但女孩却突然得了新冠肺炎不幸离世。直到现在,杨文韬都不知道这个故事真实与否,但至死不渝的爱情却深深触动了他。